Ted

【K/绿组/紫五】草莓蛋糕卷

◆ 棣 杏 ◇:

*本来是作为紫的生贺动的笔,结果越写越歪,于是拖到了现在(。
*内容并不像标题一样甜




须久那其实不怎么爱吃甜食。
甜食往往是年轻的女孩子和年幼的小孩子的最爱,而须久那姑且还算在“小孩子”的年龄范围,但他就是不太喜欢那些摆在玻璃橱窗里的小蛋糕。
但他还是走进了面前以粉红色为主色的蛋糕店,用自己攒了一周的零花钱买了一个草莓蛋糕卷,然后干脆利落地离开,向“家”的方向走去。
说是“家”,其实也就是紫租的公寓而已,虽然面积不大,但在紫的精心装饰装填下倒也还像模像样,至少看起来不是那种单身中年男人的公寓——只是有些东西在须久那看来实在多余,比如紫房间里的那个粉紫色梳妆台,还有他的衣柜里被硬塞的各种动物样子的毛绒连体睡衣。按照须久那的习惯,他更想管那个地方叫“基地”,“家”这个词没在他的心里留下什么好印象,位居地下的秘密基地却给了他不少美好回忆。但是紫不让他这么叫,执意要求他吧那间小公寓叫做家,每次回去都要说“我回来了”,吃饭前也要说“我开动了”。须久那也有反抗过,但无一不是被拖出去过招,输了之后也只能苦着张脸乖乖遵守。
他不由地又想起了流。流总是很讲礼仪,说话也是总是带着敬语,但他从来不会强制要求其他人如何如何。流是最自由的人,虽然他的躯体被束缚在轮椅之上,心却比谁都自由无畏,所以他才能那样接近他的理想——一个新的世界,一个由各个个体决定其自身的新世界。
可惜……
须久那的手微微一抖,挂着Jungle标志钥匙扣的钥匙串叮叮当当地落在了地上,须久那慢慢地蹲下去,双手抱膝,下巴搁在双膝之间,出神地望着灰色水泥地面上的那一抹绿。
装着刚刚买到的草莓蛋糕卷的纸袋在他的怀里被揉出皱褶,蛋糕卷的香甜气味从纸袋的豁口泻出一些。
好香。须久那静静地想,磐先生以前也带过蛋糕回基地,在我的生日那天,巧克力口味,里面还夹着新鲜水果,记得那个蛋糕很好吃,一点也不甜腻,磐先生说是因为用的是新鲜奶油,没有加太多糖精……
吱呀一声,眼前紧闭的门突然向里开了,室内暖黄色的灯光一下子笼罩下来,须久那反射性地眯了眯眼睛。
“这么晚你到底跑去哪了啊,”穿着居家休闲服的紫看起来相当急躁,“不是跟你说过门禁是七点吗?”
“抱歉。”须久那捡起钥匙串,慢慢地站起身来,大概是蹲得有点久了,腿部肌肉一阵酸麻。
两人都没有再多说什么,紫微微侧过身子,在须久那走进门后轻轻地带上了门。
须久那径直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路过客厅的时候将手中的纸袋放在了矮桌上。等他拿出自己的睡衣,进浴室洗好澡了再出来,原先空荡荡的餐桌上突然多了好几道菜,两副碗筷整整齐齐地摆在桌两头,之前放在矮桌上的纸袋也被拆了封移到了餐桌上。
大约是听到了动静,坐在沙发上做涂护甲油的紫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后快速但细致地收拾好了矮桌上的各种小工具,走到了餐桌边坐下,顺便还帮须久那拉开了另一把座椅。
“这么晚才回来,肯定还没吃饭吧,家里只有一些速食料理了,我热了一下,简单地吃吧。嘛,虽然速食料理这种东西吃多了容易引发健康问题,身材也难以保持,但偶尔一顿应该是没问题的。”
“……你没有先吃吗?”须久那声音略显干涩地说。
紫已经说过“我开动了”并拿起了饭碗,“当然没有,不等人齐就一个人吃独食可不符合我的美学,所以都叫你早点回来了,这次就算了。你是去买这个草莓蛋糕卷了吧,那家店好像离得有点远,你下次要是想吃可以提前跟我说,不过这种高糖食物还是少吃比较好。”
“不是,那是给你的!”须久那有些窘迫地说,“那个……生日快乐。”
刚刚舀起一勺咖喱的紫瞬间愣在了那里,反应过来后噗呲笑了出来,“噗哈,那还真是非常感谢呢,须久那酱。”
“我开动了!”
很快地解决了延时几个小时的晚饭并帮着收拾完碗筷,须久那扑到沙发上打开了自己的掌机。昨天新下的游戏他还没来得及打,正好可以掏出来玩一下。然而没过两关,须久那就听见紫在饭厅叫他的声音。
正在通关关键的须久那自然是不想理他,专心操控着自己的角色殴打boss,然而就在boss血量只剩10%的时候,须久那猛地感觉自己被往上一提,一走神就吃下了boss的一个大招,屏幕上出现GAME OVER的字样。
“紫啊啊啊啊!”
紫气定神闲地再次扯了扯手里攒着的皮卡丘睡衣的尾巴,心说这孩子发起脾气来还真有点皮卡丘放十万伏特的味道,自己的品味果然没错。
须久那像是炸毛的小动物一样龇牙咧嘴地瞪着他,怒道:“干嘛?”
紫轻笑着将另一只手上托着的瓷碟放在矮桌上,向须久那那边推了推——正是须久那买的那个蛋糕卷,被紫仔细地切成了厚度相等的六块,下面垫着干净的生菜叶,旁边还摆了一颗小小的樱桃做装饰,确实是紫的风格。“给你,快趁奶油新鲜吃了吧,须久那酱。”
须久那不明所以地看着他,甚至忘了为游戏而生气,“这是我买给你的……”
“是啊,所以现在它已经是我的东西了,我想拿来请你吃。”
“哈?为什么?”须久那更加困惑道。
“因为你还在伤心,”紫笃定道,眉头微微皱起,“平时做出大人的样子,但到底还是个小孩子,容易陷入负面感情和回忆的漩涡呢。吃甜食总归是能让心情好点的,所以别问了,快些吃吧?”
“为什么你会知道啊……”
“好歹我现在也是你师父吧,连自己徒弟的心事都看不出来的话,未免也太失职了,”紫伸出手,隔着皮卡丘睡衣的帽子揉了揉须久那的头,“烦恼的时候尽情烦恼就好了,不需要装作坚强的样子。人就是这样不停地在烦恼中挣扎,才会在振作起来后展现出美丽的姿态的。”末了,叹口气道:“如果流酱和磐先生还在的话,也不会乐意看到你一蹶不振吧,你以前闹脾气的时候磐先生不是也有给你带游戏光盘吗,流酱也会难得为你开设特别关卡。非常受宠呢,须久那酱。”
“啰嗦。”须久那小声道,低着头拖过那碟切好的草莓蛋糕卷,动作缓慢地用银叉叉起一块,往嘴边送去。
见他终于有动作,紫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边走边叮嘱道:“吃完记得收拾好啊,须久那酱。”
“知道了。”须久那头也不抬,小口小口地咬着那蛋糕卷,垫在下面的生菜叶绿得刺眼,“太甜了,好难吃,哪里能让心情变好了……呜……流、磐先生……”
大大城市的小小公寓里,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

2016-12-04 /  标签 : 绿组紫五 49  
评论
热度(49)
  1. Ted棣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