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花1

凶祸乐园:

逆生长5憋了一半,全憋完再发。
花吐症注意。紫五。一共两部分,分两次发。

--

花1

五条须久那和御芍神紫说了自己身体不舒服今天不出门然后就缩回被子里面不肯出来了。

 

他和流两个人待在那没几平的小房间里头各想各的心事,直到绿王慢悠悠地开口问他须久那你怎么了?他的第一反应是猛拉起被子往头上一拽,却没想自己太过用气一股呕吐感翻涌上来,眼睛一眨就看见捂着嘴的手心里寥寥几片殷红山茶花瓣(注1),像呕血。随即他就只能孱弱地跪坐在那里死死抓着自己胸口的衣料,想自己对流没什么好隐瞒的,声音却如游丝空虚。

 

流,我得了病,会吐花的怪病。

 

他莫名其妙患上这种病已经有点时间了,但是努力瞒了两天倒也是勉勉强强瞒了过去。一开始只是偶尔咳嗽会咳出两片花,须久那也就不去多在意。可是现在病情越发严重,他情绪一激动起来就开始像是要把内脏一并吐出来一样地干呕,却不是吐出来什么肮脏垢物。满地落花的场景很好看,可须久那没这心情。

 

流睁大眼睛看他,也是第一次听说有这种病。须久那半天又小声补上一句,那音调都是颤巍巍的:流你可不要说出去了。然后又开始没完没了地往外呕出大片大片颜色鲜亮的花瓣,须久那感觉自己身体里的东西被抽光,这一下下比战斗时受伤还痛,伴着一股内心深处被刺伤的痛。咸涩滚烫的眼泪沿着脸颊稚嫩的轮廓往下流灼伤了他心里半寸柔软的地方,须久那跪在那边,两只手握着床单撑起没半丝力气的身子,眼睛里看着那一方白色床单上如火如血的山茶和玫瑰。流更加担心,印象里再痛的须久那也不会哭呀,为什么哭了呢?就小声问他你没事吧?须久那摇摇头说,没事,不要担心。

 

可是实际上他自己也心里没底。他悄悄查了这个病的来由,说是因为单相思而诱发的病,可他一个心理生理都尚未成熟的小孩子哪来相思与否。那个网页上写着说,不会致命。可是须久那感觉自己现在这日日向外吐着花,几乎顺着一起咳掉半条命。

 

他为什么突然就泪流满面了?虽然的确是从胸口到喉咙都火辣辣烧灼地痛,可他总觉得自己这个痛得不太一样。那种心里什么东西突然生长起来的感觉是什么,须久那不知道。

 

他把那洒了一床铺的花瓣收拾干净,用袖子擦干眼泪,像是真的没事一样对流笑一笑:我没事,我真的没事。流也就带着一点狐疑信了,但是须久那自己明白,自己事大着了。

 

他努力试着抑制一下,觉得无大碍,第二天继续和紫一块出去做任务。紫看着突然经常跑到一边去不知道干什么的须久那很奇怪,想要去问问他怎么了,可是小朋友装出一副恶狠狠表情说紫你不要多管!可是他早就看到须久那眼角湿润,眼眶略微一点点的泛红,像刚哭过。但是紫也不去揭发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自会露出狐狸尾巴,到时候就全部知道了。

 

不会是生病了吧?他开玩笑似的这么想。但是很快也就不去在意,只要尽量照顾着须久那就可以。他不希望自己知道的事,暂时也真的不必多管。

 

……。

 

…花吐症。须久那染上的怪病,症状就是会不断吐花,尤其是在精神状态不稳定的时候。诱发的原因是单相思,唯一的解决方法是两情相悦。没有染上的人要是碰到病人吐出来的花瓣就会被传染——以及有一点,与须久那所看到的有所不同。

 

严重的花吐症,会致命。


注一*山茶花:花语是理想的爱。

评论
热度(43)
  1. Ted莳花文库_星月中枢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