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

[そらまふ]神明大人(一)

#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上的大坑

#病院设定,心理医生情感障碍系そらるx重度抑郁症患者まふまふ

#luz客串院长,也有他人客串

#まふまふ头发稍长设定


“总之,这个病人就交给你了。”

“你真是······很喜欢给我找麻烦呢。”



明明现在已经深夜十一点整了,luz居然打电话叫他来上班,そらる真想把闹钟甩在对方的脸上,不过对方是自己的上司,而且也是多年老朋友了,加班就加班吧。

然而到了医院そらる才明白原来自己的工作不止是治疗一个病人那么简单。

“他是从分院调来的,重度抑郁症,那个医院本身人员不足并且麻烦的病人很多,所以这个病人已经无法照料了,就交给我们了。”

“为什么不交给主院呢?我们也是分院啊,要是给主院的话那里人才更多机器更先进,更适合照料这种病人吧。”

“你没有听懂我的意思。”luz深深叹了口气,“那个医院是打算放弃这个病人了。”

“······”

“但是我身为一个医生是不愿意放弃任何病人的,不管多么麻烦的病人也不行,所以我自觉担下了这个工作。”

“所以你现在又把这个工作交给我做了?”

“你是医生,救死扶伤也是你的职责。”

“只是心理医生。”

“一样也是医生。”

“要是工作的话明天在找我不行吗?为什么非要这么晚?”そらる明白自己今天晚上是不可能回家了,干脆先进入正题吧。

“现在不单单是希望你治疗好对方的抑郁症那么简单了······”

“我已经看出来了,毕竟是一个被医院放弃的病人,可想而知是有那么棘手了。”

“我现在正式把他委托给你了。”

听到这句话的瞬间,そらる并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委托?这句话怎么就像一个boss把什么重要的任务交给自己的小弟去执行一样,直觉告诉そらる这个事情并不简单。

“你说的再具体一点吧。”

“这个病人有重度抑郁症,这个你已经知道了,为了防止他再次伤害自己,我希望你能够照顾他。”

“没必要吧,这种病人应该是待在精神病院的专门对付重度精神病患者的屋子里,没收他的身上所有危险物品,把他关起来,这样也是安全保护他的有效方式啊,派一个人去跟着他,恐怕会适得其反。”

“可是我们不是精神病院,而且这么做不就相当于我们也放弃他了吗?我想治疗好他。普通的做心理工作已经没有用了,这个病人缺乏对人的信任,我希望能有一个优秀的心理医生和他交朋友,取得他的信任,然后慢慢治疗。”

“为什么一定是我?”

“因为你是我们这里最优秀的心理医生啊,我相信你可以完成好任务的。”说完,luz给了そらる一个充满自信的微笑,但在そらる看来那是落井下石后的嘲笑。

不过还有个疑问在そらる的心里没有解开,luz虽然说得平平淡淡,但是为什么他一定要救这个病人呢?

以前可从来没有这种情况,肯定不单单是“救死扶伤是医生的职责”那么简单,难道那个病人是他的亲戚?或者是一个好朋友?还是······恋人?

算了,不管他们是什么关系,都不是そらる应该关心的地方,眼下他应该想想该如何对付这个病人,然后按照luz所说的陪他玩,和他交朋友,保证他的心理健康,治疗好他的抑郁症,然后领完工资安安静静的走人。

“给我看看他的资料吧。”

“资料还没有调过来,明天才能来。”

“那么我也明天再来工作好了。”

“不行。”

“就算是病人现在也应该睡觉了吧,难道你希望我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就算是睡觉也要看着对方?”そらる有些不耐烦的双手抱在胸前。

“他从医院里转过来前服用了大量的安眠药企图自杀,刚刚在我们医院抢救,我怕他今晚醒来后再有了自杀的念头,所以只有今晚,麻烦你看好他。”

“那个医院已经放弃到连帮对方洗胃这种事情都懒得做的地步吗?”

“他们认为我已经签好了转院协议了,那这个病人就是我的了,一切都应该我来解决,所以······”

“唉,还真是有点可怜啊。好吧,我现在就去看看,在那个病房?”

“563号。”

“那么······”

“总之,这个病人就交给你了。”luz站起身,向そらる鞠了一躬,不知道代表的是衷心的感谢还是摆脱麻烦后的庆幸。

“你真是······很喜欢给我找麻烦呢。”



站在563号病房门前,そらる有些犹豫,这扇门背后不知道他要面临的是怎样棘手的病人。

说实话,そらる自认为自己不算是什么很优秀的医生,他甚至有些讨厌这个职业了,他面临过各种各样精神病的病人,很多精神病人极大的考验了他的耐心,就算是他这样公认的没脾气的人有时候也会因为某个精神病人逼得抓狂。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讨厌抑郁症患者,因为这种患者最麻烦,有的患者有痛苦却不愿意说,有的是一心想寻死,就算是做了大量思想工作,也有可能因为一个微不足道的细节而毁了一切。

他们是很敏感的人群,そらる不敢说自己能了解他们的痛苦,但他总要尝试理解,这样才能开导他们,但不知道是不是受患者的影响,他有时候也会莫名其妙心情很差。

很显然,这扇门背后的是将会是一个有史以来他遇到的最让他困扰的一个病人。

进门后,そらる慢慢靠近病床,让他吃惊的是,床上的病人没有他想象的多么讨厌,反而有些······可爱。

只见这位病人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双眼微闭,好像睡熟了,白色的头发柔顺,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皮肤有些病态的白,薄薄的嘴唇也是淡的几乎发白的粉。

重要的是这位病人很可爱,就好像是一位人偶师手下的杰作,就这么安安静静的,让人怀疑他就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人偶。

对方很瘦,但不影响他的可爱。そらる见过很多可爱的女孩,也见过可爱的男孩子,但这个病人的可爱却不同于他人,就连そらる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形容。

他轻轻用手碰了碰对方的脸颊,软软的,却冰凉。

突然,对方的眼睛慢慢睁开了,一双红宝石样的眸子待着些许疑惑看着他。

そらる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应该知道自己被抛弃的事情了吧,如果没有猜错,そらる怀疑他就是知道自己要被原本的医院抛弃后才失望的想要自杀吧。那就先问问对方叫什么名字好了,这倒是个不错的开始。

“你是来带我走的死神吗?”

床上的少年微微开口。

这就是两人的初遇,这是那个少年的第一句话,从此为两个人的命运拉开了序幕。

下一章

评论(4)
热度(65)